Haptoclone 可觸摸立體投影技術

original: 超越視覺效果!東京大學成功研發出可觸摸立體投影技術 http://unwire.hk/2015/12/28/haptoclone-can-let-you-feel-the-optical-clone-image/fun-tech/ Haptoclone 這個字眼意思是將觸感與光學複製兩者給合,而這種由東京大學團隊研發出來的技術,主要是在一部投影機內設置兩個不同的工作區域,當中其中一個區域是用於放置複製用的物件,例如他們就用一個紙汽球進行示範;至於另一區域則會實時顯示出該物件的立體影像,兩透過兩個區域的互相結合,即可產生出 Haptoclone 的感覺。 那麼到底如何可以觸摸得到立體影像呢?其實該立體投影機內設有一系列不同的感應器,與此同時亦會以超聲波製造出立體影像。當用家利用真實的雙手去觸摸立體影像時,感應器便會測量到觸摸的位置以及所施加的力度,然後系統便會在實物區中模擬出相同的動作,比如當拍打投影出的立體汽球時,另一面的實體汽球便會即時受力而做出相對應的反應,而屆時用家的手指亦可感受到觸感,令到影像變成真真正正可摸得到。 雖然 Haptoclone 可以令影像超越視覺效果,看來具有相當大的發展潛力。不過比較可惜的是由於現階段每平方厘米接觸點可互動的力量被限制於 100mN 或以下,所以最多只能做出一些較基本的動作,例如撫摸及輕輕拍打等。目前研究團隊正積極進行改良,希望日後能夠做出諸如握手或擊掌等較複雜的動作。 Continue reading Haptoclone 可觸摸立體投影技術

360° video – Berlin Philharmonic X 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

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 https://performingarts.withgoogle.com/ article: http://www.dw.com/en/online-visit-to-the-berlin-philharmonic/a-18889423 Highlights: The Berlin Philharmonic provides a virtual tour through the concert hall. Viewers, in a 360-degree video, can watch Simon Rattle conducting, or learn about the history of the orchestra. The media library is accessible online, and has contributions from the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Britain’s 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as well as US institutions Carnegie Hall and the Metropolitan Opera. The Berlin State Opera has also contributed photos of the building’s renovation. Google did not comment on the cost of the new media library. The 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 is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and will cover the … Continue reading 360° video – Berlin Philharmonic X 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

順豐向GoGoVan宣戰!踩過界推App Call貨車

順豐公佈,正式推出客貨車電召應用程式「順PHONE車」。「順PHONE車」負責人葉智行表示,客貨車司機加盟成為「順PHONE車」團隊後,除為平台上的客戶提供服務外,還有機會為順豐速運配送快件,幫助司機增加收入。 「順PHONE車」車種包括電單車、輕型客貨車(貨VAN)、5.5噸、9噸或以上貨車等。發言人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目前「順PHONE車」團隊司機超過2000名,目標於今年底增至超過5000名。收費方面,同區每程40元,較其他平台平5至10元。對司機而言,加盟「順PHONE車」將有機會為順豐速運配送快件,但有關司機必須事前接受訓練。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finance/20151202/54491630   by Matthew Continue reading 順豐向GoGoVan宣戰!踩過界推App Call貨車

企业如何玩转新媒体(实战派深度分享)- 毛义明

Original: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TMyMTA3Mw==&mid=401195422&idx=1&sn=d656b910b69e3403cc9a63174b9ec043&scene=1&srcid=1213Pv9S6hvk3bDR8dZwElma&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组织者让我讲干货,说提问者有问怎么快速涨粉。这让我很困惑,如果快速涨粉的方法是干货的话,我觉得新媒体的真正作用在大家的意识里还是非常浅薄的。 现在一个粉丝的价格远远超过一个APP用户的价格,今年新媒体的融资案例屡见不鲜,这已经充分说明在企业运营的版图里,新媒体的分量已然非常之重。当然我也能够理解,正因为有如此的分量,人们才会迫切的想知道如何快速涨粉的方法和技巧,这也是顺应了,人们总喜欢走捷径求速成的底层人性。 我在13年末到14年初,3个月的时间帮助一家白酒企业做了300万微信矩阵粉丝。账号覆盖白酒客户群体所关注的文化、国学、职场、生活、财经、阅读等各个领域。后来又通过这批账号,完成了白酒在微信生态的销售,再后来,成立了文化自媒体联盟,并且孵化了一个高品质的生活周边账号。 300万粉丝的基础怎么打造的?我说是互推,有的朋友一定不相信。现在互推哪有这种效果。但我是最早引入微信公众账号互推机制的那批人,而且我把我的互推名单里全塞入我自己的账号,买断别的账号的头条,这样来吸粉,当时每天几万粉丝是很轻松的事情。 总结原因无非就三点:1.微信有红利;2.我清楚机制,有这个敏锐和觉察;3.我有魄力有决心,敢试,并且把一个简单的事情用逆向思维做到极致。 但这个方法现在还有效没有呢?有效,但是别人也不会和你合作,而且效果也不会有那时候的好,而且现在也不需要做一批账号出来了,说白了,就是平台红利已经消失了,盲目跟随只能是白白消耗资源。所以我说讲快速涨粉的方法没什么卵用,同样一个方法,你用并不一定懂得原理,也并不一定真能做出效果。 举个例子,互推涨粉的方法不是微信才有的,追朔到豆瓣,那时我们就每天在每条电影条目下,放入《打发办公室时间的10个网站》这样的内容,这样就能够从豆瓣拉很多流量到网站上来,还能提升网站的排名。 而且我们心思细腻到什么程度呢?10个网站的第一名,我们会放别的网站,把自己的放在第二名。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别家公司的傻编辑,复制黏贴的时候不动脑子,把我这篇文章一字不落的复制过来,然后把第一名改成自己公司的网站,完了就在其他渠道疯狂地上发,那我的网站在第二名就有很大概率不会被改掉,等于说人家公司在帮我推广,是不是很聪明? 这就是运营的细节。你们可以回去看看自己的团队有没有这种逆向思维,这种潜力一般很难培养,必须是浸润互联网很多年,才有得意识。做新媒体运营,永远都应该去想怎么花1分力气获得100分得收获,拥有这样思维的人是有天生的运营思维的人,大家一定要可以多留意这种人才。 今年的6月份,我1个月的时间给前公司涨了60万的粉丝。60万什么概念,现在的草根运营者,可以拿这些粉丝养活一家老小了,一个月收入5到10万不是问题。但其实,我就做了2-3次活动而已,最好的活动,一天就涨了30万。什么活动我也可以和大家讲,最近不是出了新闻吗?微信大面积封杀uber营销账号,对,我就是利用uber的优惠码做的吸粉活动,说得好听点,我们叫它病毒传播。 其实uber的新闻6月底的时候也出过一个,我大致记得是什么微信“系统抖动”,导致uber官方账号被封杀。这事儿和我有没有关系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那个月用Uber的活动在朋友圈的展示超过了1亿次,ip是500万…… 我为什么会想到用uber做病毒营销?总结原因无非还是那三点:1.uber有品牌红利,你们去搜下百度指数,uber和滴滴的差距;2.我清楚微信传播的机制,诱导分享能够大大提升传播效率,但是很少人知道微信对病毒活动预警、干预、封杀的机制;3.我能够逆向思维去把这个事儿做到极致。 另外,还是经验,我很清楚社交平台的用户价值,我甚至给团队创造了一条病毒公式:理解和参与成本/心理回报成本=病毒系数。举个例子,还是豆瓣,12年的时候,豆瓣还是很火,线上活动很火爆。我当时做了一个《世界末日,我去西藏,没死就给你们寄明信片》的活动,有几万人参与,参与者必须到我网站留言,几万用户就这么在一天之内过来了。后来我们还做了清迈、台湾各种到当地旅游寄明信片的系列活动,并推出了个人品牌“卡洛”,就是那个寄明信片的主人公。她是我当时公司的主编。而当时豆瓣上其他在做明信片的活动,最多也就是1000来人参加。 为什么我能做的那么火爆呢?首先是因为内容好,其次我清楚了豆瓣的机制:当时豆瓣最大的流量就是首页,而首页推荐的条目很有限,所以资源很稀缺,那我们就摸索出了豆瓣的推荐机制,并加以利用,最牛的一次是,豆瓣一个首页15个条目,一天有3条是我的,源源不断的流量就这么过来了…… 刷存在感咱们就刷到这儿,还是那个观点:知道别人的方法论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无非,我在展示一个企业运营人员的基本素养罢了。为什么我们能够观察到这些细节,总能用一些你想不到的“小聪明”,获得大回报;为什么我们能够及时的甩出大招,招招有收获,这背后长期积累的玩转互联网、新媒体的经验与视角,才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这才是我认为的干货。 我们今天的主题是企业如何玩转新媒体,那我们就围绕新媒体来展开讨论,作为企业怎么运营。 一个老营销人杜子健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每个人来到互联网都是为了寻找答案。你们想想你们到互联网,打开网站、APP、公众号,那次不是为了找答案?哪怕是无聊,哪怕是被动……这句话对我影响很深,直接点破了企业互联网运营的思路。 既然是找答案,那作为企业,就是要给出好答案,找对连接用户的方式,就这么简单。在说通俗点,就是掌握获取流量的方式,然后把流量合理的变现。 互联网诞生了那么多的平台,这里面都有你的客户,所以我们经常会问自己,我得客户是谁?他除了用我的服务,还会再哪里玩?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几乎所有的优质客户,都在玩微信,所以我们要做微信,而做微信,大家就觉得是在做新媒体。且不论这种逻辑是对是错,那为什么对企业来说获取用户遇到了困难呢? 原因有三:要么你得企业的产品本身很难获得互联网用户的青睐,做制造业的就是这个痛;要么你的企业的客户群体太窄,太单一,互联网是个大社会,没有大众传播潜力的项目,获取用户的成本自然高,比如医疗行业;还有一种就是团队不知道怎么做内容。 所有的平台都会提供两种获取用户的方式,微信也不例外,一种是直接购买,一种是用优质内容获取用户。其实两者成本都不低。直接购买的成本和做优质内容的团队建设我认为差不多,甚至我认为后者成本更高,投钱容易,团队难搭呀!所以大家不要以为运营新媒体就是不花成本获取用户,这个是不对的。 而我的建议是在微信平台下,有现钱的朋友能买粉丝尽量买粉丝,因为这个是货真价实的;而团队也要搭建,两手都要抓。一起企业要想做新媒体,团队没有能做内容的人是玩不转的。有了这个基础之后呢,我们可以开始好好思考,怎么作出有价值的公众账号了。 互联网有一句流行语叫:别低头,皇冠要掉,别流泪,贱人会笑。说这个段子,我是想告诉大家,互联网是个没有节操的世界,节操是用来吃得。所以在很早以前,有一位师傅告诉我,做内容,要掌握:有趣、有用、有爱、当下、对我有利这5个点。 大家可以去看两个公众号,一个叫壹心理,一个叫心理公开课。你们看他每天发的内容,都是在说用户想听的,而不是在说“我想说给你听的”,这个很重要,搞不懂这两者的区别,你发的文章就难有阅读量,就难有粉丝。再看他得内容,是不是能满足有趣、有用、有爱、当下、对我有利这5个点? 这时候有得企业家会说了:我发他们喜欢看得内容和我的业务有什么关系呢? 同样是这两个号,我可以跟大家汇报他们最近的成果,通过销售在线心理课程,单天收入13万。并且因为这个数据,刚刚获得了几千万的A轮融资。 这就是关系呀,做新媒体第一要打破的就是传统固有的机器思维:一买一卖,王婆卖瓜,天天说甜。刘强东都说了,现在互联网到了3.0的时代,互联网是一种新商业文明的价值观,谓之社会互联网。我理解的通俗的说法是:在全民消费升级的背景下,人们迫切的在互联网里寻找文化认同。 所以这就更需要我们懂得并且擅长去讲用户、粉丝喜欢听的故事了。长此以往,企业的品牌形象就能通过每天一篇篇推送的内容建立起来了,壹心理的两个账号是在半年以后价值变现的,我们做新媒体,最低限度养3-6个月,是必须要投入的。当然,要时刻反思,你做的内容是否足够大众,还是在满足小部分人的精神需求?这里我举个反例:我以前看到一个编辑做一个账号做了1年多做了1万粉丝,每篇文章1000多阅读,她还沾沾自喜的跟我说每个粉丝都是自己一个个拉进来的,我听到以后心里其实挺为她难过得! 所以这就更需要我们懂得并且擅长去讲用户、粉丝喜欢听的故事了。长此以往,企业的品牌形象就能通过每天一篇篇推送的内容建立起来了,壹心理的两个账号是在半年以后价值变现的,我们做新媒体,最低限度养3-6个月,是必须要投入的。当然,要时刻反思,你做的内容是否足够大众,还是在满足小部分人的精神需求?这里我举个反例:我以前看到一个编辑做一个账号做了1年多做了1万粉丝,每篇文章1000多阅读,她还沾沾自喜的跟我说每个粉丝都是自己一个个拉进来的,我听到以后心里其实挺为她难过得! 她做得事情不是没有价值,是很有价值,这1万粉丝可以说是这个账号的头部粉丝,忠诚度很高。可以这么小得阅读量永远难有大得动静,如果止步于此,那我只好说,她是在为自己做,在满足自己的荣誉感。我上周又做了一批账号,一个4万粉丝的阅读量可以达到1万,试问,我用1天的时间,建立渠道,还有364天可以沉淀头部粉丝,是不是更有效? 运营新媒体第二个很重要的能力,是要不断的去摸索人性,并加以利用微信的传播机制。我经常说,做公众号不是在做公众号,而是在做朋友圈。因为只有文章大量的到了朋友圈,才有大阅读量的可能。标题、摘要、缩略图、文章、推送时间都是值得斟酌和反复试错的。我们需要去总结:什么样的理由能够让你转发朋友圈?从而得出标题党的基本思路,每家的标题党都不一样,要做出自己的风格,就要有把握人性的能力。这里我不展开,大家可以去思考,多去看一些优质的账号,反复试炼就会有收获。 总之,做公众账号是要奔着10万+的阅读去努力的,除非……没有除非,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最后,再说新媒体能够为企业的格局带来多大改变。前段时间,我一个做旅游OTA的朋友找我,让我帮她做新媒体,我说为什么?她说公司估值上不去,虽然年营收1000多万,估值只有5000万,投资人建议她去建立新媒体渠道,掌握用户入口,好讲故事。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消费升级后,人们不满足传统一买一卖的消费形式了,他们在找对味儿的品牌和平台。这就需要每个企业在内容传播上去投入人力和精力,这个是无形的品牌资产,从资本角度,给予了新的想象空间。 当然,在坐的朋友大部分都不是把新媒体放在如此核心的意义上来做得。那我们还可以去探讨新媒体的其他变现价值, 1.企业品牌高估值 2.企业线上业务成交(商业模式试验田) 这个要根据不同案例展开不同的讨论,欢迎各界朋友前来交流 最后,我用青龙老贼的一句话来结束我得分享。新媒体运营不是营销,是代替传统营销的一种思路。谢谢大家! Sharing by Matthew Continue reading 企业如何玩转新媒体(实战派深度分享)- 毛义明

Why Is Facebook Engagement Suddenly Dropping?

From Karl Original: https://contently.com/strategist/2015/11/19/why-is-facebook-engagement-suddenly-dropping/ Highlights: When Facebook rolled out Instant Articles to all iPhone users last month, the media world raised concerns that the network’s all-powerful News Feed algorithm would prioritize Instant Articles over external links, leading to drops in traffic to external publisher sites. We’re not on Instant Articles—yet, anyway—and sure enough, we’ve seen a drop-off on our own Facebook page. In fairness, though, we’re a different case: a content marketing technology company with a well-read digital publication. Here we come to the truth about Facebook. With so much uncertainty surrounding the perpetually changing News Feed algorithm, it appears that … Continue reading Why Is Facebook Engagement Suddenly Dropping?

Instagram Valentino’s SOV Surpasses Michael Kors

original: http://www.l2inc.com/valentinos-share-of-voice-surpasses-michael-kors-on-instagram/2015/blog http://www.l2inc.com/what-do-uber-visa-and-four-seasons-have-in-common/2015/blog Michael Kors has long held a reputation as a leader on socialmedia. It was the first to advertise on Instagram and an early adopter of WeChat (compared to Western brands). In this year’s Digital IQ Index®: Fashion, however, Valentino amplified its share of voice on Instagram past the social media maven to becoming the largest among Fashion brands. The brand tripled its post frequency this year, and earned the largest share of voice on Instagram. Since on average each Instagram image from a luxury brand results in 10,000 additional mentions from brand fans, #Valentino was mentioned on the platform … Continue reading Instagram Valentino’s SOV Surpasses Michael K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