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VS二更:都是短视频的头部IP,究竟谁抄袭了谁,谁超越了谁

最近大家讨论的最多的两个关键词:知识经济、短视频。
说起短视频,脑子里瞬间蹦出的关联词一定是:一条、二更(而且两个词一定是同时蹦出来的)。即便有再多的相似之处,我们还是看到两个曾经像双生儿般的公众号,渐渐越走越远,走出了两条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 Continue reading 一条VS二更:都是短视频的头部IP,究竟谁抄袭了谁,谁超越了谁

Advertisements

不按牌理的《一条》by 李飛步

來自中國的《一条視頻》翻山越嶺殺上 Facebook。它來勢洶洶,作品叫好又叫座,重用專頁後 5 個月,已賺到 26 萬次讚好*;5月尾陳美齡談教育的訪問在《一条》專頁至今錄得 875 萬次觀看,出街後一星期後授權東森那條,也有239萬次 。倘若社交平台是鬥獸場,它必定是頭猛獸,不需按牌理便輕取對手。話雖如此,它亦曾循規蹈矩,甚至擺出 Nick Wooster、彭于晏和高圓圓等皇牌,可是成效一般,要三度停刊 Facebook 調整策略。 Continue reading 不按牌理的《一条》by 李飛步